未经同意别乱用梗,谢谢您叻

【圣斗士】MAY BE THEM

一些无意义的私设碎碎念还有脑洞

OOC有,CP无,谨慎观看

——————————

1

阿布罗狄跟卡妙的关系其实不错,处在圣域的最后两宫,又都在严寒的北极圈修行。不过这俩人都不是热情似火的主儿,于是他们之间表达友谊的方式就变得非常诡异。

比如阿布罗狄会千里迢迢跨越海峡和冻土,给卡妙送去家乡特产一一鲱鱼罐头。恰巧卡妙外出办事,家里只有艾尔扎克和冰河两个小毛团看家,于是阿布罗狄带点遗憾,但同时兴高采烈地从地窖里偷走大半瓶法国葡糖酒,顺便带走了一只卡妙最喜欢瓶子。

卡妙回到家,两只小团子正在兴致勃勃地拆罐头。他还没来得及出声阻止,刀子的尖刃已经戳开了罐头上的那一层铁皮。

后来卡妙带着两只小团子在冰原上住了一个星期,顺便教会了他们制作冰洞的方式。雅可夫的爸爸嘲笑他们像是爱斯基摩人而非俄罗斯人,卡妙认真地宣布自己其实是法国人,而艾尔扎克是芬兰人。

在场唯半的冰河忽然有点怀念地说:卡妙老师,我想念鲱鱼罐头的口感了。

2

卡妙给阿布罗狄的回礼是腌海雀。

艾尔扎克捉的海豹,冰河捕的海雀,卡妙动的手。他们一板一眼地按照老人传下来的秘方,将塞满海雀的海豹丢在地底埋了一年半,又封在冰棺里,黄金特快快递到格陵兰岛。

阿布罗狄来者不拒,甚至还请卡妙留下来喝他新搞来的烈酒。途中米罗风驰电掣地赶来,三人一起在寒风和星光里痛饮并取暖。

最后瑞典人阿布罗狄没有醉,法国人卡妙也没有醉,希腊人米罗醉得一塌糊涂。他连趁机被喂了腌海雀都不知道,只是在半梦半醒之间以为自己是一条可怜的狗。

然而可能是卡妙在腌制过程中的某个环节出了问题,海雀变质了,米罗中毒了。阿布罗状和卡妙催吐无果,只好把米罗就近送进了医院。

米罗因此成为了黄金圣斗士英勇就医第一人。

 

3

众所周知,俄罗斯人又被称为毛子一一当然,在那个时候他们还是苏联人一一但无论如何,他们的身体里都流淌着传承千百年的毛子的血液,既忧郁又热烈,既求生又渇死,一边喝着烈酒一边开着装甲车,一边打着野鹿,还能一边聊生存还是毁灭的哲学问题。

简直天赋异禀。

他们有一项非常有趣的运动一一在冬天积雪最厚的时候,从楼上一跃而下,享受生死之间的最壮烈的青春。

冰河和艾尔扎克去小镇里采购食物,刚好遇上一群苏联男孩在搞事。他们俩莫名其妙地被拉到顶楼,看看男孩们排看队抛物线式跃下,然后兴高采烈的比较谁砸出来的坑最深。

冰河:……

艾尔扎克:???

这种行为对于圣斗士预备役来说当然是小菜一碟,但是当他们没注意尺度,把地面砸出一个深坑但是人却毫发无伤的时候,事情就大发了。

狂热的男孩们把他们举起来向天空抛,并且称他们为自己的英雄,用精神的无上力量破开肉体的禁锢,走向了崭新的重生。

一一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没错,但是从那往后,两人就换了一个采购小镇一一虽然路更远,但是至少街头巷尾没有人传顾他们的传说。

“这没什么”卡妙说,“我也玩过,还一不小心把雪变成了冰。”

至于在他之后的男孩们一个个头破血流惊动敦皇,教皇大人还为此出了好大一笔医药费之类的事,就是后话了。

 

4

教皇可能是整个圣域最惨的人。

他是半神一般的存在,被束缚在高高的教皇座上,要保护世界的爱与和平,要爱护圣域子民,要处理各种文件和举办各种仪式,还要给某些尚未长成和已经长成的靠谱或者不靠谱的黄金圣斗士们收拾烂摊子。

装模作祥,伪装良善,简直就是了无生趣。

每次泡澡时,撒加就会认真而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自己当时为什么猪油蒙心,要杀史昂栽赃艾俄洛斯搞女神当教皇呢?

都怪身体里的那个他。

这时候黑撒就不高兴了,他会跳出来说:我勒个去,要不是我你哪有这么大的澡池子泡汤?然后两个人格开始千日战,而偶然路过的杂兵则见惯不怪,心里默念教皇又又又又又疯啦!

当然,这事儿如果被童虎知道,他就会引用一句后来在文艺青年中非常流行的格言:”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白的还是床前的明月光,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黏在衣服上的一粒饭粒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说权力和欲望,应当也是一样的。

 

5

阿布罗狄是撒加的头号粉丝。他对权力兴趣缺缺,却似乎格外崇拜强力。除却刚刚得知撒加弑杀教皇并取而代之的真相的那一段时间有些别扭之外,他始终是那副样子一一自由,坚定,坦率,明明美得如同阿弗罗狄忒在人间的化身,却又锋锐如淬血的刀刃。

在他心里有一杆称,用双鱼的尾巴衡量天平的平衡。没有人知道他内心所想,教皇也一样。他崇拜的或许是无上的力量,又或许只是名为撒加的男人本身一一谁知道呢?~

总而言之,他与修罗还有迪斯马斯克,统统不一样。

 

6

人们总认为,只要年龄相近,就能因此形成一个密不可分的小团体。

类似的事件当然存在。比如撒加和艾俄洛斯一一他们跟其他的黄金圣斗士之间差了将近三条沟,只能奏在一起舔舐孤独。再比如史昂和童虎,他们跟整个世界都差了将近八十条沟,在他们谈论文艺复兴、谈论古典主义、谈论舒伯特和比才并把他们视作同时代人的时候,其他人就无可避免地被他们锁在世界之外了。

于是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认为,迪斯马斯克,修罗和阿布罗狄好到能穿一条裤子,就像米罗和艾奥里亚那样(当然米罗和艾奥里亚的关系实际上也没多好,这是后话)。

但事实上,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样亲密无间。意大利人和西班牙人好歹带有地域特有的甜言蜜语和热情似火,但是瑞典人明显清淡琉离得多。从甫一见面,迪斯马斯克恭维阿布罗状失败并被反杀之后,两人就认清了彼此在性格上的深度不合。

更何况他们就连吃饭习惯都全然不同。他们不能容忍阿布罗状的鲱鱼罐头,而阿布罗狄则对披萨和用藏红花汁液浸泡过的金色米饭深恶痛绝。

每到这时,迪斯马斯克就和修罗站在了同一战线上,他们同仇敌忾,用刺猬一样的短发向阿布罗狄卷曲的海浪般的长发宣战一一他们在外貌上也没有什么共识,阿布罗狄坚持认为长发才是战士的荣耀,而其他两位则因为看到阿鲁迪巴的样子而坚决拒绝让自己的头发长于能够自然落下的长度。

可他们也不是总是同仇敌忾。

修罗看不惯迪斯马斯克的残忍阴鸷,迪斯马斯克认为修罗的恪尽职守纯梓是在装逼;修罗信奉的强权即力量在迪斯马斯克眼里不过是垃圾的教条,而迪斯马斯克的不择手段让修罗无时无刻不想把他的脸也撕下来提在巨蟹宫扭曲的墙壁上。

在他们互相攻击的时候,阿布罗状就成了他们的同伴。他会尖锐地指出他们的一切弱点和错误,然后正直地用刻薄的语言为发出攻击的一方加油打气。

虽然他其实不太会骂人,最刻薄的语言也不过是”你这个傻逼”,”你这个废物”,以及”你们真无聊”。

 

7

迪斯马斯克在进到圣域之前,专门在罗马的大街上买古董赝品。

意大利人是浸润在语言的椴蜜里长大的,迪斯马斯克也不例外。他用那真诚的、稚嫩的、可怜兮兮的童音,对前来游玩的外国女士说:”这是从西西里岛挖出来的,有点旧,但是当做摆饰也不错一一天哪,女士,您的面容如同月光下的玫瑰,哦,在这样美丽的女士面前,我说的这一切简直就是胡言乱语……。”

那个时候也还不阴鸷,也不残忍,或者说,他装作自己不是那样。真正的他隐藏在语言甘甜的毒液之中,埋在最深处的,是海边的岩石一样的冷漠,狡诈,还有真真和假假。

 

8

生活跟人们想象中并不太相同。如果你把它想得太好,它就会变得很坏;可如果你把它想得很坏,它就又会触底反弹。

但是大部分人缺少对生活的想象,他们日复一日地奔波劳碌,以至于他们的生活只是一道单行直线,时间走走停停,他们却毫无改变。

 

9

穆有一个很奇特的爱好,爬山。

他明明有圣斗士的特殊能力,却总愿意像普通人那样,装备齐全登山设备,哼哧哼哧地爬山。

他走山路,吃干粮,喝酥油茶,看虔诚的教徒和迎风的彩幡,最后穿越人群,走过高山,从低洼的盆地,一路走到荒无人烟的高原。

路过的人们显然都习惯了像他这样的徒步登山客,他们偶尔也会主动搭载他,但都被他礼貌地拒绝了。

“谢谢,但是我想·。”他故作沉吟,而后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温和的笑,”我想自己走。”

于是好心的人们就明白了,他约莫是个也虔诚的信徒。

他当然是个信徒,不过不够虔诚,也不是对佛龛和金身。不过他的好友会对着释迦牟尼流眼泪,物我无一,心与意同。

 

10

穆非常好奇一件事,那就是沙加在还不是沙加的时候,他着眼睛走路会不会撞墙或者撞树。

沙加苦思冥想了一会儿,最后决定以身试法。他成年后独特的傲慢在童稚时还未曾现身,此时浮出的是一种青涩的认真。

他收敛了小宇宙,被穆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他潇洒地迈开步子,三秒之后,在穆的一声惊呼中,”咚”地撞上了教皇厅的大理石柱。+

 

11

童年的穆对于沙加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玩伴。他太聒噪,太调皮,唯一的乖巧只在教皇史昂面前昙花一现,就立即如潮水一般,退去得无影无踪。

少年的穆对于沙加来说,也不是一个好的伙伴。他太沉默,太较劲,似乎想要在那场巨大的变故之后作茧自缚,然后将从前的自己融化成粘稠的体液,在疑结成蝶。

成年之后的穆就更不是一个好的交往对象了。他戴着一张盈盈如水的温和的面具,以至于人们甚至认为称呼其为”先生”也不违和。他成了ー个长者,老师,前辈,指导者,有时沙加几乎以为,他曾经认识的那个穆已经消失了。

那个张扬的、放肆的、恃宠而骄的紫色头发的小男孩,他死了。

生生灭灭,本就是无常。

沙加接受了无常的设定,把自己也变成了无常。

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也不算什么好伙伴,一腔孤勇的热血在他的莲花与菩提叶间燃烧,他化作飞灰,留下的拧巴的信念与遗物,成了他与穆之间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更是即将死去的,纪念。

沙加难得坏心眼地想,他会哭吧。艾奥里亚已经在砸门了,穆会哭吗?

 

12

艾奥里亚和沙加的关系,意外的不错。

虽然他们经常打架,但是在挨骂挨罚的时候,慢慢就建立起了不同甘却共苦的心照不宣的默契。

用米罗的话说,沙加就是个神棍,货真价实的那种。而艾奥里亚是古希腊神话中英雄的后裔,把狮子的皮当做战利品,披在身上,耀武扬威。

艾奥里亚的性格虽然活泼,但归相到底还是个老实人,前不及迪斯马斯克的甜言蜜语,后不及沙加的神神叨叨。老实人有老实人的为人处世的方式,靠着稳扎稳打,总能干出一番事业来,更何况艾奥里亚是天赋异禀型选手,出人头地什么的,就更不在话下了。

米罗瞅准艾奥里亚的特性,不时会折腾他一下,譬如守宫时大摇大摆地住进狮子宫不肯挪窝啦,譬如每次生日都要跟艾奥里亚索要礼物啦,再譬如当着教皇的面刺他是叛徒之弟,事后又毫无芥蒂地找他喝酒取笑啦。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从前艾奥里亚总是气得要跟他私斗,后来习惯了,就不深不浅地用小拳拳锤他星命点了事。米罗亮出深红的指甲,威胁似的戳他,而艾奥里亚则好奇地问:”哎呀,你的指甲油色号又变了吗?”

米罗:“……”

圣域里新来了个叫星矢的小鬼,跟艾奥里亚走得很近,本事不大,点子不少。艾奥里亚以前可不会这么巧舌如簧。

米罗恨恨地想,都是日本小鬼的错。

 

不知道有木有TBC的TBC.

ps:tag加不下了还有tag艾奥里亚撒加等,人多的坏处【。

【冰紫冰】万圣节的小段子

 @阿索发出日龙的声音 

我写了,我尽力了,但是我翻车了【躺平

————————————

小恶魔的真身是一条龙。

他有着黑色的鳞片和一双巨大的骨翼。在霓虹灯的照射下,他乌黑的鳞片如同流淌着极地光芒的夜空,漂亮得犹如梦幻。

 

他有一个朋友。

那个少年头发浅金如阳光下的砂砾,肌肤冰凉如霜雪,张开嘴巴的时候,露出两个尖尖的犬齿。

他进餐的动作优雅而精致,就像点彩油画中举尊啜饮美酒的贵族,只是杯中深红的液体并非葡萄酒,而是腥甜的血液。

 

小恶魔的名字叫做紫龙。

他称呼自己的朋友为“冰河”。

 

紫龙和冰河在人类的世界游荡。他们收起翅膀和犬齿,就像普通的少年。他们上学、放学、打工、逛街、游玩,偶尔尝试人类的食物,也会结交人类的朋友。

然而,在小恶魔的心中,自己最重要的朋友,始终是冰河。

但是小恶魔却吃不准,在冰河心理,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他们亲近,却又有一点点疏离。

小恶魔有些酸涩地想,他的心里藏着他的老师和朋友,自己,大概最好只能排在第三位吧。

 

万圣节是一个荒诞的节日,大多数国家的人们把节日前夜过成了儿童节,穿着奇装异服的男孩女孩们提着小篮子,挨家挨户地请求糖果。

这一夜,也是潜藏在人类世界的非人最为放纵的一晚。

他们卸下伪装,恢复成自己原本的样子,露出尖尖的角和尖尖的牙齿,混迹在狂欢的人群当中,也学着人类少年的样子,挨家挨户地索要糖果。

大人们甚至会夸赞他们:“你们的妆化得真逼真。”

紧接着,他们会得到更多的糖果。

也更美味。

 

冰河和紫龙提着篮子,篮子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糖果。

“没有小棉花糖。”冰河有点遗憾地说,“我喜欢小棉花糖。”

他穿着家族传承的礼服和披风,优雅又可爱。

紫龙并不能分出糖果的类型,他对这个一向没什么认知力,只能勉强分清楚巧克力、软糖与水果硬糖。可是紫龙知道,冰河说的是一种法国产的小块棉花糖,它们装在小玻璃罐子里,带着某种遥远的、甜甜软软的回忆,让人忍不住怀念。

这令紫龙多少有些难过。

他总是会有些难过。

 

夜接近尾声了。

热闹总是会结束,就像糖果总是会化掉。

冰河很随意地往嘴里塞了一块蓝色的糖果,将折射着漂亮光彩的糖衣拿在水里不断把玩。见紫龙看着自己,他又随手丢给紫龙一块包装漂亮的的巧克力。

“试试这个吧。”冰河说,“甜品有助于使人心情愉快。”

紫龙接过糖果,犹豫了一下,剥开糖纸,学者冰河的样子,将巧克力塞进了嘴里。

 

巧克力外壳,糖霜夹层,咬开之后,流出清甜微辣的汁液。

紫龙有些迷茫地晃了晃脑袋,可就在这时,某种奇异的感觉已然如同缠绕的甜蜜的蛇,顺着思维的间隙,游走到情感与理智的边缘。

酒精令人沉醉。

酒心巧克力也是一样。

 

紫龙舔了舔嘴唇。

冰河正在看向远方的某个点。他的侧脸被金色的发丝遮挡,皮肤如同冰雪,清澈甘甜。

会是糖霜的味道么?紫龙有点迷糊地想。

然后他试探着凑上去,轻轻地吻上了冰河的脸颊。

 

——他的肌肤果然如同冰雪中的糖霜,清澈甘甜。

 

冰河微微一愣。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紫龙柔软的嘴唇已经堵着了冰河的嘴唇。

他的舌头无师自通地探了进去,冰河的口腔里尚且残余着蓝色糖果清甜,转眼间又被混杂着酒和可可味道的津液所入侵。

冰河不知自己要不要挣扎,就在他思考的间隙,紫龙已然在他的唇舌间长驱直入了。

 

好吧,冰河迷迷糊糊地想,就这样吧。

他不想拒绝,他甚至知道,自己仿佛早已经祈盼着这一天了。

 

“紫龙?紫龙。”

冰河的声音渐渐柔软下来,到最后,就像是一声带着无奈的叹息:“紫龙……”

他抱起醉倒在自己怀里的紫龙。

“既然这样的话……”

冰河忍不住咧开嘴角,露出一点尖尖的牙齿。

“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啦……”


三句话翻车番外

🌟紫龙中心(受向)合本企划告知🌟

搞事情!

今天二哥死了没有:





嗯……由于这样那样的,总之非常想做一次的原因,决定做本了。占tag致歉




是紫龙中心(受向)合同志,与其说是紫龙受不如说更接近紫龙爱?如果您看过这个lof之前都在发什么病应该能猜到大概是什么风向的本子……


总之如果您也喜欢紫龙,乐意参与企划的话,欢迎联络这个不争气的有点狂气的主催!






【本子及收稿信息】


预计开本为标准A5,左开,50~100p左右。


接收以下种类稿件:插画、漫画、小说。


单人建议上限:插画5p、漫画40p、小说20000字,不设下限。


分辨率:彩色300dpi,黑白600dpi。


R18、彩色插画/漫画稿件请联络确认。如果有「想被标注为GUEST参加」等需求,也请和主催确认。






【稿酬】


预计,可能,大概是没有……(也不是不能商量主要看主催的荷包)


所有成本由主催承担,本子也会以成本价低空飞行,参加者人手一本自是有的。如有特殊意向请单独私信。






【参展及通贩信息】


预计参2019年成都SSO(展会企划中)。如当年有其他国内圣斗士Only Event也会视情况决定是否参与。


如有可能,主催会申请社团参加2019年夏季或冬季的啪啦银(パラダイス銀河28/29,未定事项)


是否通贩未定,如果有,可能会走咸鱼。






【收稿截止期(关窗日)】


拟定为2019年3月10日。主催会在2019年农历春节前进行稿件清点,因此强烈建议提前准备,尽早联络。




是第一次做本第一次预备出展的主催所以请多担待了!(鞠躬)如果您看到这里还有参与的意向,请务必事先和主催联络确认,避免突击压线关窗!(再次鞠躬)

1.大概是一个妖妇的概念

本来想搞阿布的,结果搞到一半仿佛搞成了米罗【。

算了摸鱼令我快乐


2.一个龙头【×

【冰紫冰】岛(TBC.)

大概是一个异能者的脑洞,非常意识流

还没写完【。

而且没赶上生贺【。

其实最后只剩一点收尾的东西了,但是……我实在是写不完了日后再说吧反正我把我想写的都写了【被打飞


可能涉及到血腥暴力敏感词,所以↓

文章走石墨文档


龙龙生日快乐我真的祝贺过了!【在微博

没忍住做了这个问卷

我觉得我还是很正直的!

这他妈是什么口是心非现场……
然后小冰还在下面偷听😂
手游的米妙刷的也太足了……


刷完剧情的我死了……

虐炸😭😭😭😭😭

我的妙我的冰